正向跨「悅」貧窮
2016年04月23日.星期六


去年,《得閒去飲茶》聯同一班愛心茶客探訪位於深水埗的「昭悅教室」。「昭悅教室」校長Rita與大家玩了一個很有意義的遊戲:坐在前後不同位置的茶客要把紙屑拋到一個垃圾桶內,拋中的就會成為有錢人。大家可以想像到,坐在前排離垃圾桶較近的,自然容易拋中。這個遊戲帶出世界並非平等,有些人天生擁有優勢,容易爬上社會的上層,有些則不然。套於社會實況中,大家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這個年代信奉「贏在起跑線」和「超前學習」,而排名較高,資源較多的學校傾向招收「琴、棋、書、畫」樣樣精的學生。有機構於2013年在網上查閱本港中學的收生及升學要求,發現在全港約450間中學當中,有近87%會以學生在課外活動的表現作為其中一項取錄條件,且平均佔取錄評分的17%。此外,本港8間大學均表示收生時需考慮學生在中學階段有關「其他學習經歷」等課外活動的表現。可見在現時的升學制度下,兒童參與課外活動的經驗與升學有直接關係。

 

貧窮家庭的父母可投放於子女教育的資源較少,家中有較少促進兒童認知的教材,亦因經濟困難而未能讓子女參與課外活動或補習型。在提倡學習多元化及科技化的年代,學生必須使用電腦做功課,上網搜集資料,進行戶外學習。有機構曾訪問貧窮家庭的兒童,一半人表示因經濟困難而失去學習機會;近4成人曾經因為缺乏資源而未能完成功課被迫欠交。貧窮所帶來的生活壓力及謀生艱難的情況亦削弱了父母對子女的撫育。貧窮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因居住環境惡劣、營養不足、遭受歧視等影響,有較大機會出現身體及精神健康問題,而且更容易與失業、吸毒、犯罪及精神問題扯上關係。他們根本無法在人生的起始時與其他人有同等的發展經驗和機會,容易將父母的貧窮情況延續下去,形成跨代貧窮的惡性循環。

 

跨代貧窮指子女因父母的社會/經濟條件惡劣而造成的貧窮問題。跨代的經濟流動性可視為一個社會有沒有平等機會的指標。自2004年起,幾乎每年的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或施政綱領中均會在處理跨代貧窮的方面著墨,證明這是值得關注及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

 

許多人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有學者指出受過較好教育的人士更容易找到工作,留在職場時較少機會失業,而累積的資歷會帶來更好的薪酬。教育可以建立個人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是解決兒童及青少年貧窮問題的關鍵之一,亦是政府投放大量資源在教育的原因。世界銀行也認為增加兒童及青少年的人力資本是解決跨代貧窮問題的希望。然而,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於2013年所公布的研究發現,在2011年生活於全港最富有一成家庭的青年,入讀大學的比例是活在貧窮線以下家庭青年的3.7倍,差距較二十年前的1.2倍顯著擴大。此外,父親有較高學歷、擁有自置居所及來自完整家庭的青年,他們在入讀大學機會亦較大。近年很多入大學率較高的名校紛紛轉為直資學校,窒礙了成績優異的基層學生入讀優質學校。在教育日漸「貴族化」的趨勢之下,而本地大學的學額由1989年至今仍然維持在大概18%,加上香港經濟產業單一化,高薪工作只集中在某幾個行業,貧窮家庭的學生更難透過高等教育爭取上流的機會。

 

即使現時香港的教育制度有所不足,「昭悅教室」的校長Rita仍然認同教育可改變貧窮,但教育並非單純為學術層面,畢竟在學術上獲得成功,或能夠升上大學的僅屬少數,而其他人則淪為制度的犧牲者。此外,教育不應被視為經濟發展的工具,把人塑造並套於某種職業,而是教人如何令生命發揮得最好,當每個人知道自己的興趣和目標所在,就會化為一種動力。若每個人都的可以發掘到不同的興趣,並在自己的崗位上得以發揮,便可反過來帶動經濟發展。

 

「昭悅教室」坐落於深水埗區最窮的其中一條街道。Rita指很喜歡深水埗這個社區,生活很實在,很有鄰舍感,不似平日在中上環區上班時所遇到的人,衣著光鮮但人與人之間的感覺是疏離和冷漠的。相反,深水埗給她兒時的感覺,日常活動都是緊貼生活需要。雖然在這裏遇到的人都比較市井,但往往會給她體貼的幫助和提醒。深水埗是全港18區中最貧窮,不過之前有研究顯示她是快樂指數排行第二的區域。現時教室二十多名學生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基層家庭。Rita認為孩子快樂或自信與否跟貧富無關,只是基層的父母出現管教子女的問題往往較多,而相比之下基層學生較珍惜學習機會。

 



Rita為教室取名「昭悅」,除了與「超越」同音外,亦有彰顯喜悅之意。她不是一般的補習社,而是一間實踐「正向教育」的社會企業。正向教育是應用正向心理學的理念於學校環境中,並協助個人邁向完滿。正向心理學以研究個人品格強項、建立正面情緒和快樂感、積極面對生活中的壓力和挑戰為重點。Rita表示貧窮人士傾向固定思維(Fixed midset),認為生活充滿無可改變的障礙。這與已故美國人類學家Oscar Lewis的觀點不謀而合:貧窮家庭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學會如何應付貧窮,也學會接受貧窮的狀態,影響價值觀的形成。Rita希望通過正向教育提升學生的抗逆能力,由固定思維轉變為增長思維(Growth mindset),視挑戰、失敗為學習機會。許多時貧窮人士不懂得尋求所需的資訊去改變困境,正向教育恰好培養基層學生高希望思維,發展自己的目標、方法及動力,令他們為著自己的興趣和目標主動尋找資源。


Rita出身基層,經常與學生分享自身的經歷,令他們明白學習是需要適當的方法。難怪學生一見到這位校長踏進教室門口便一擁而上,爭著要與她說話。《得閒去飲茶》的理念是飲茶、關愛、傳承。「昭悅教室」則希望將關愛和各種好的改變從孩子推展到其家庭。Rita坦言經營教室是踏腳石,希望通過教育令孩子的思維及情緒有好的改變。當家長見到孩子的轉變後能夠感到開心、放心之外,更會積極與孩子同步成長。




得閒去飲茶 x 昭悅教室活動精華:  https://www.facebook.com/634222666656770/posts/812260342186334/

得閒去飲茶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3yumcha

得閒去飲茶web: http://www.3yumcha.hk

昭悅教室 http://anbhk.com/contents/


參考資料:

  1.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今日兒童明白香港  施政消除跨代貧窮」貧窮兒童施政報告請願》(香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兒童權利關注會,2011)。

  2.       Wagmiller Jr. R.L., Adelman R. M. (2009). Childhood and intergenerational Poverty: The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growing up poor. National Center for Children in poverty. New York.

  3.       扶貧委員會 :《處理跨代貧窮問題─概念文件》(香港:扶貧委員會兒童及青少年專責小組,2005)。

  4.       施政報告 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

  5.       黃洪:《香港的跨代貧窮問題及其治理策略》,《青年研究學報》,9:1,頁3 – 14。

  6.       黃洪:《「無窮」的盼望香港貧窮問題探析》。香港:中華書局,2014。

  7.       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教院研究:貧富家庭入讀大學差距擴大》(香港:香港教育學院,2013)

  8.       都市日報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168051

  9.       昭悅教室 http://anbhk.com/contents/

  10.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正向教育培訓及研究組http://www6.cityu.edu.hk/ss_posed/content.aspx?lang=zh&title=2

  11.   立場新聞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


撰文:得閒去飲茶義工 Rosita Leung


如你也想跟自己的團體、機構包場得閒去飲茶,歡迎電郵 3yumcha@gmail.com商討。

更多資訊關注facebook:得閒去飲茶